bokee.net

律师博客

最新文章更多

正文 更多文章

王荣:工伤赔偿案件的再审代理词

            王常富与金秀瑶族自治县建筑工程公司等工伤保险待遇纠纷再审案

代  理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广西明辩律师事务所接受申请人王常富的委托并指派我担任其诉讼代理人,参与本案的再审活动,现根据本案的事实及相关法律法规,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本案应属工伤保险待遇纠纷,系劳动争议案件,而原审两级法院将本案定为“承揽合同纠纷”,案由定性错误,直接导致适用法律错误。

王常富与金秀瑶族自治县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称金秀建筑公司)于200716日签订了一份《用工合同书》,确立了劳动关系。200735日,王常富在工作中不慎从20米高的井架上摔下身受重伤,经诊断为腰椎体压缩性爆裂骨折、脊髓部分挫伤并截瘫。经金秀县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依法认定为工伤,并经来宾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三级残疾,属于完全丧失劳动能力,部分护理依赖。金秀建筑公司对此没有提出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原审判决也认定,各方当事人对工伤认定及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均无异议。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条的规定,未参加工伤保险期间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据此,王常富于20085月向金秀瑶族自治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人劳动仲裁,要求金秀建筑公司和何日福赔偿其各项工伤保险待遇。金秀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经仲裁,作出了(2008)金劳仲裁字第03号《仲裁裁决书》,认定王常富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损失为661030.07元,扣除何日福已经垫付的医疗费用外,金秀建筑公司应赔偿王常富534835.07元。金秀建筑公司不服仲裁裁决,向金秀法院提起诉讼。

很显然,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劳动争议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由规定》(法发〔2008〕11号)第164条的规定,本案的案由应属于劳动争议中的工伤保险待遇纠纷,应当按照《工伤保条例》的有关规定审理本案。事实上,金秀法院在受理金秀建筑公司起诉时,也是按照工伤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受理本案的(见《案件受理通知书》),来宾市中级法院在受理王常富的上诉时,也是按照劳动争议案件收取其10元的案件受理费。

所以,本案应定性为工伤保险待遇纠纷,并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审理本案。 

二、金秀建筑公司不服仲裁裁决向金秀法院起诉时,已经超过15日的法定起诉期限,金秀法院仍予以受理并作出判决,属于程序错误,依法应裁定驳回金秀建筑公司的起诉。

从金秀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出具的《送达回执》证实,金秀建筑公司于2008918日收到金秀县劳动仲裁委的(2008)金劳仲裁字第03号《仲裁裁决书》,而金秀法院在一审判决中的事实认定部分认定“金秀建筑公司遂不服仲裁裁决,于20081017日向我院提起诉讼”。另外,一审卷宗中由金秀县人民法院制作的《人民法院民事案件立案、审判流程管理信息表》、《民事、行政案件流程管理表》、《受理案件通知书》等均证实,金秀建筑公司是20081017日向金秀法院提起诉讼的。

在二审诉讼期间,金秀县人民法院立案庭出具了一份《关于金秀建筑工程公司与王常富、何日福承揽合同纠纷立案时间的情况说明》,称金秀建筑公司是2008921日向该院提起诉讼的。本代理人认为,金秀县法院事后出具的说明与其立案登记信息以及法院判决书认定的事实不符,且该说明没有经过庭审质证,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另外,金秀建筑公司提交给法院的《民事起诉状》落款日期为2008928日,而金秀县法院立案庭的说明却称金秀建筑公司是2008921日去起诉的,那么难道金秀建筑公司还没有写好起诉状,就先去立案了?很显然这不符合常理,只能说明金秀县法院立案庭出具的说明,是违背客观事实的。这不得不让人怀疑金秀县立案庭在为金秀建筑公司提供伪证。庭审中第三人何日福的代理人辩称,金秀建筑公司起诉状上落款日期2008928日是笔误,应该是2008918日,这种说法毫无根据。起诉状是金秀建筑公司起草的,并非何日福起草的,其代理人认为这是笔误,是毫无根据的,完全是一种猜测。

根据《劳动法》第83条以及《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50条的规定,劳动争议的当事人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应当在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超过法定期限不起诉的,仲裁裁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因此,金秀建筑公司在收到仲裁裁决书后,直到第29天才向金秀县法院提起诉讼,显然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金秀县法院不应受理本案,违法受理后,应当依法裁定驳回金秀县建筑公司的起诉。 

三、王常富与金秀建筑公司之间应属于劳动关系,原审判决认定双方为承揽合同关系,并按照人身损害赔偿的规定审理本案,适用法律错误。

首先,原双方于200716日签订了《用工合同书》,该合同的性质应属于劳动合同。

双方在该合同的首部开宗明义写明“金秀建筑公司因工作需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及相关规章规定,聘请王常富为我公司劳动用工,双方根据‘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签订本合同,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并共同遵守履行”。该合同经双方签字盖章,合法有效。故双方通过签订《用工合同书》已确立了劳动关系。金秀建筑公司及何日福主张该合同实为承揽合同,显然不符合事实和法律。

其次,原审判决认为《用工合同书》对劳动时间、劳动纪律、合同期限等均没有作出约定,是不符合事实的。

(一)关于合同期限:该合同第一条即为“合同期限”,约定“合同期限至井架搭设任务完成时终止”。《劳动法》第二十条规定“劳动合同的期限分为有固定期限、无固定期限和以完成一定的工作为期限”。本合同约定的合同期限即属于“以完成一定的工作为期限”的劳动合同。

(二)关于劳动纪律:该合同书第四条约定“乙方应接受甲方的管理,遵守工地的有关安全操作规章制度”。第五条约定乙方不得有以下情形,如“乙方严重违反纪律或者用人单位规章制度,损害单位经济权益”、“无理取闹、打架斗殴、严重影响工作秩序和社会秩序”、“违法工作规定或者操作规程”等等。这些都是有关劳动纪律的约定。

(三)关于劳动时间:由于金秀建筑公司聘请王常富从事的是井架搭设工作,工作具有特殊性,需要根据施工进度和单位的要求进行搭设和拆卸,不可能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具体的劳动时间。但是该合同对此也有原则性的约定,即第四条王常富要“按合同要求认真履行岗位职责,服从工作岗位安排”。也就是说,工作时间要服从用人单位的安排。

(四)关于工资:合同第三条约定甲方负责支付乙方人工工资,每座井架1530元。原审法院认为这是承揽合同中的劳务费,本代理人认为,合同明确约定了属于“人工工资”,性质上应属于计件工资,而非劳务费。

再次,原审认为是王常富自带工具材料,毫无根据,也明显违反了合同的约定。在《用工合同书》第三条明确约定由甲方“为乙方提供相关材料、工具”。而原审判决居然视合同约定于不顾,认定合同约定“由乙方提供相关你材料、工具”,完全颠倒了是非。

最后,王常富受伤后依法进行了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明确了双方系劳动关系。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的前提条件是工伤职工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王常富在进行工伤认定过程中,金秀建筑公司没有任何异议,在有关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表上盖章确认王常富为其单位职工。同时金秀建筑公司对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也没有任何异议。很显然双方劳动关系是明确的。

综上所述,金秀建筑公司通过签订《用工合同书》聘请王常富搭设井架,并为提供工具材料,对其进行工作安排和管理,支付相应的工资报酬,双方已经建立了劳动关系。王常富在工作中受伤,已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等法律规定进行了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金秀建筑公司对此也没有异议。本案经过劳动仲裁裁决后,金秀建筑公司不服裁决提起诉讼,应属于劳动争议案件,属于工伤保险待遇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第十一条“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调整的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范围的,不适用本条规定”的规定,本案不应适用人身损害赔偿的有关规定进行审判,而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处理。因此原审判决将本案作为承揽合同纠纷,按照人身损害的有关规定审判,适用法律明显错误。

请再审法院依法公正判决,撤销原审判决,并依法驳回金秀建筑公司的起诉,以捍卫法律的权威和尊严,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代理人:王荣

                             广西明辩律师事务所 律师

                                  日期:201267

分享到:

上一篇:广西律师与广西贵港企业家共同探讨中小

下一篇:王荣:公司恶意调岗降薪,5员工获赔3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王荣律师
    王荣律师 : 2013年9月,广西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再审判决,认定本案为工伤赔偿案件,属于劳动争议,判决金秀建筑公司赔偿王常富工伤保险待遇661030.07元,扣除已经垫付的医疗费用,还应赔偿王常富534835.07元(与仲裁裁决一致)

    2013-10-24 21:09

发表评论
验证码